把委屈和挫折看作有益的教育

作者:孟俭红 来源:国防大学政治学院西安校区 时间:2020-07-10 分类:学术交流
在次年的黄花塘华中局整风会议上,饶漱石列举了陈毅十大罪状,说陈毅在历史上,一贯反对*********,一贯对抗中央,一贯反对政治委员制度,并致电毛泽东刘少奇,要求中央派人主持新四军军事工作

干部在成长过程中,难免遭遇各种委屈或挫折。有的人为此愤愤不平、怨天尤人;有的人则能调整心态、继续向前。不同的态度反映了不同的胸襟,也反映了不同的党性觉悟。其实,受得了委屈,经得起挫折,既是对干部的磨砺,也是一种考验。1956年9月党的八大预备会上,毛泽东同志就结合自己当年的遭遇,教育广大干部在受到冤枉、委屈和挫折时,不能消极、气愤,而要“把它看作一种有益的教育,当作一种锻炼”。在我党我军历史上有不少这样的同志,展现了共产党人为国为民的初心使命和对党忠诚的政治品格。

  赵尚志,作为东北抗日联军的重要领导人,曾两次被错误开除党籍,直到牺牲仍未恢复,但他能够正确对待,对党忠心耿耿。1933年第一次被错误开除党籍后,赵尚志更名到另一支抗日义勇军当了一名马夫,他说:“只要抗日,做什么都行。”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他和战友与日伪军进行了大小战斗上百次,令日军发出“小小的满洲国,大大的赵尚志”的哀叹。他用实际行动表达了对革命事业的忠诚,不久又回到了党的怀抱。1940年他第二次被错误开除党籍后,不久第二路军副总指挥的职务也被撤销。他感到痛苦,但并未丧失革命信心和斗志,他一面给上级组织写信请求纠正,一面坚决要求工作。在《请求书》中他诚恳地写到:“党籍是每个共产党员的生命……党的一切工作,就是我的一生的任务,我请求党重新审查……我不能一天离开党,党也不要一天放弃对我的领导。”就这样,身处人生低谷,赵尚志仍毫不动摇地带领抗联队伍战斗在白山黑水之间,直至生命最后一刻。

  左权,在军事上颇有建树,政治上却屡遭挫折。在苏联学习期间,左权被王明污蔑为所谓反动的“江浙同乡会”成员,后经调查还以清白。1932年6月,左权又被诬为“参加托派组织的嫌疑者”,撤销军长兼政委职务,并受到“留党察看”处分。尽管如此,他“没有苟安”“也没有消极”,无论党安排什么工作,他都坚决服从,并尽职尽责地做好。在左权牺牲的5个月前,他还致信党中央:“以我全部政治生命向党担保,我是一个好的共产党员。”作为他的下级,耿飚在数十年后回忆道:“我们许多人都不知道这件事,也没有一点感觉左权是蒙受不白之冤,受过委屈的人。”陆定一也说,他把冤屈“藏在心里,连自己的爱人也不告诉”。这就是左权,受得住委屈,经得起考验,一切以大局为重,不计个人得失,甚至舍生取义。周恩来在1942年6月的《新华日报》撰文纪念:“他无愧于他所信仰者,而且足以为党之模范。”

  陈毅也受过不少委屈。1942年3月,饶漱石接任华中局代书记、新四军政委。在次年的黄花塘华中局整风会议上,饶漱石列举了陈毅“十大罪状”,说陈毅在历史上,一贯反对*********,一贯对抗中央,一贯反对政治委员制度,并致电毛泽东、刘少奇,要求中央派人主持新四军军事工作。陈毅一贯善于作自我批评,向中央报告了事情经过,并检讨了自己的错误和缺点。毛泽东很快给陈毅回电,要他到延安参加党的七大。1944年3月陈毅抵达延安,积极参加整风学习。这期间,他十分想对毛泽东诉说自己受到排挤的委屈。毛泽东已经知晓事情原委,叫他一句话也不要讲,而且还让他再次向华中局作自我批评。中央同时也给华中局发电报,想对此事作了结。不想华中局回电,对陈毅还是指责批评。陈毅收到回电非常生气,写信向毛泽东诉说苦闷。毛泽东回信开导陈毅:“忍耐最难,但作一个政治家,必须练习忍耐。”陈毅听从毛泽东的劝告,抛弃个人恩怨,依然精神抖擞地投身于革命工作之中。

上述三人对待挫折委屈的态度很值得今天的年轻干部学习。习主席指出,年轻干部如果只能顺风顺水,不能逆水行舟,遇到困难就打退堂鼓,受到挫折就意志消沉,抗压能力弱,一遇事就崩溃,也是不能把工作干好的。对照革命先辈的人生经历,遵照习主席的指示要求,年轻干部一定要强化坚忍不拔的精神,自觉在沉淀中加压、在磨砺中成长,经风雨、练本领、长才干,这样才能大有作为,成就事业。

【栏目编辑:王泽瑞】

3229
下载APP